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老龄产业 » 正文

老龄产业

“银发”旅游产业这块烫手山芋,为何难以拓展?

发布时间: 2017-09-01   来源:亿欧网   作者: 

随着国内经济水平和旅游热度的提升,中老年人群体的出行活跃度节节攀升,同时在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下,“银发一族”带来的旅游市场价值潜力巨大。然而经过记者的了解,银发旅游市场在同业者心中并不讨喜,乐观者也认为这个市场目前属于“烫手山芋”,想迎来繁荣期还需先解决棘手事。那么银发市场为何难以拓展?什么样的旅游产品有望成为这一市场的有效切口?

“银发市场”潜力和阻力一样多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升至2.3亿,占比16.7%,也就是说,中国老年人口比例已超过六分之一。全国老龄委的一项调査显示,我国每年老年人旅游人数已占到全国旅游总人数20%以上,2017年上半年,老年游客出游人次同比增长2.4倍,60-70岁是老年游的主要人群,其中70岁以上的游客占整个老年游群体的20%。出游消费方面,目前老年人平均花费在3000元左右,这一金额有望进一步上升,同时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未来的老年旅游产业将是一个万亿市场。

结合目前情况来看,“银发族”在出行上有以下特点:

1、出行意愿强烈

2、时间充沛,更适合错峰出行

3、成行渠道仍以传统旅行社为主,移动端成行多由子女代劳

尽管老年旅游产业增长速度快,具备一定的市场潜力,然而一大块蛋糕对于不少旅游企业来说却“并不好切”,甚至存在不小的争议,万亿市场的诱人前景下,更多的顾虑阻碍了业者前行的脚步。

来自“银发族”的“吐槽”

笔者的远方亲戚吴大妈在退休后热衷于旅游,紧跟时代潮流的她虽然年近七十,但在出游期间经常爆图刷亲戚间的小群组。但是吴大妈也表示她曾多次遭到旅行社的“不公平对待”。据吴大妈透露,2008年,她报团去泰国游玩,团费近6000元,当时她却因为年龄超过60岁而被要求加价600元;2013年,她跟团“澳大利亚、新西兰13日游”,16000多元的团费被要求多交了3000元的老年费。另外吴大妈表示,2010年她跟随旅行社参加了欧洲游,临时被导游要求增加价值不菲的自费项目,包括游览新景点、吃当地海鲜餐等,当时她和大部分人都交了钱,心中却感觉很不舒服,没有增加自费项目的游客,则被导游放在没有任何景点的路边或用餐的饭店呆上两三个小时。

报名被拒、参团加价等对老年人不太公正的待遇其实由来已久,现在也有不少旅行社对老年人出游有着颇多的要求,例如开据健康证明,需要有子女陪同或加收一定的“老年费”。虽然去年九月国家旅游局出台了《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里面提到了针对老年人出游应该给予的照料和旅游产品制定的一定特殊性,但该“规范”毕竟并非法规制度,旅行社是否按照规范行使职能,主动权依然在旅行社。

来自旅游同业者的“吐槽”

有分析认为,对于老年游市场来说,谁走在前面谁就会赢得市场,尽管现在的回报小,但坚持几年打出品牌,回报应该是可观的。然而这样的观点似乎并没有打动大多数旅游从业者。

曾经在某旅行社负责“夕阳红”旅游产品运营的阿今(化名)对旅游刊记者透露,大部分旅行社认为执行《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难度大并且抱有抵触情绪。“老年游是有一定市场潜力的,但组团要承担的风险大,且老年人对行程规划要求更细致,不少旅行社即便看到老年游客的消费需求仍选择谨慎观望。老年游客的普遍心态是产品价格低,又能多看几个景点。正价的老年团吸引力不足,低价的老年团又难以盈利”。阿今表示,自己曾工作过的公司曾有主要开发“夕阳红”产品的侧重,但几经试验后,慢慢放弃了这个“吃力难讨好”细分领域。

在一家英国地接社负责市场工作的小艾(化名)对旅游刊记者表示,“公司之前做散拼团的时候老年客人很多,可以冲量,开始做单团之后老年群体少了很多。因为公司主要接待定制团,服务好了团费也就高了,这跟老年人的旅游观念不太符合。低价固然吸引人,但低价团往往通过‘砍掉’服务的方式节省成本,在行程中会缺失很多服务体验,有的旅行社加收老年费,也是因为老人的购买能力往往不足,老年人也应改变固有观念,接受优质高价的理念”。

定制的服务,普通团的价格才行?

纵观当下各大OTA和旅行社的产品,尽管携程网推出了“爸妈放心游”产品,同程旅游网也构建了面向老年人的“百旅会”,但适合老年人的旅游产品依然很少。各种被冠以“夕阳红”的旅游产品,只要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其中真正具有特色、符合老年旅游需求的并不多,大多还是将普通旅游产品贴上了老年游的新标签。

通过旅游刊记者对旅游业人士的采访发现,传统旅行社当中,几乎没有战队老年人旅游而制定的宣传计划和促销推广,原因是以老年旅游为切口的旅行社和产品都很少,传达到老年人身边的消息匮乏或引不起足够的兴趣。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旅游产品能够受到老年人的青睐?除了从《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中做一定的参考外,和平国际旅行社渠道负责人张玮向旅游刊记者表示,如果要专做老年团,需要用很多心思,例如设计行程合理,有医生随团,全称照顾舒心等。如果不以老年旅游产品为主营,旅行社可以在普通团的基础上带有辅助老人的功能。

也就是说,要做好老年旅游产品,服务甚至不差于定制游,产品成熟后可以生成招牌的系列,但这样的设计是否划得来还是见仁见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旅游产品中,投诉最少的邮轮产品虽然受到了众多银发族的追捧,各家邮轮公司或包船社也相继推出了针对老年群体的主题和服务(如丽星邮轮“处女星号”推出了“海上太极课程”等活动)。但只“俘获”银发一族却并非邮轮公司和包船社的初衷,甚至一些邮轮公司也在极力去扭转老年群体为主的用户画像。只是邮轮闲散安逸的旅行节奏,以及近两年来的“跳水价”确实比较符合老年人的旅游胃口。

旅游刊记者了解到,专做老年旅游的传统旅行社在北京市场屈指可数,目前将客户群体订在千禧一代、自由行定制旅游的OTA和大公司比比皆是,“银发市场”非常小众,且难度高,但若能够以较优惠的价格打造出符合老年人的旅游产品,形成少而精的系列产品,这样的切入点是有市场支撑的。除了像邮轮产品一样的舒心慢旅游,养生旅游、戏曲文化旅游,在国内是不难实现的操作,相对出国游的舟车劳顿和对细节的要求,专做国内路线也可能是一条出路。总之,我们已经给不同的市场那么多时间和尝试,在银发旅游市场为何不多加用心。在未来可预见的银发旅游繁荣期到来之前,希望比现在要更多的旅业人已经做好准备。


责任编辑: 胡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