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老龄办机关

发布时间: 2013-08-08 21:04:02   来源: 全国老龄办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  作者:戈丽娜

情系群众  据实施政

------中国老年杂志社副总编辑  逄晓榕

  在党的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之际,我非常有幸参加民政部直属机关的“百名处长进百家敬老院服务”活动。虽然多年从事新闻工作,但如此深入乡镇基层与敬老院的老人同吃、同住还是第一次。我想像着即将的情景,期待着与乡村老人们的会面。
  我被派到山东省济宁市邹城市的张庄镇中心敬老院,这里是孟子的故乡,自然有着深厚的尊老、敬老的传统。
  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董道德院长,他向我介绍了敬老院的基本情况。这里有116间房260张床位,已入住五保老人147人,集中供养率占全镇195位五保老人的75%。院内醒目地挂着“和谐敬老院,和谐一家人”的横幅,这大概是董院长为之服务的理念和追求。
  对五保户的供养是我们国家特有的以民为政的人道主义保障制度,五保户是我国农村经济生活最为底层、精神生活最无依靠的群体。国家的五保制度只能保证他们基本的生存,如何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将是一个重大课题。
  教师出身的董院长在这方面做着努力尝试,五保的第一保是保吃。董院长规定,工作人员每次去集市买菜都必须请一位院民同去,让老人们亲眼看见蔬菜的种类和价格做到心中有数,回来后伙房还有一本接收账,做到了账目清晰和公开。另外,敬老院院内和院外有着三、四亩地,董院长组织几位身体好又闲不住的院民帮助种菜,以此提高伙食标准。食谱每日变换花样,顿顿不同、荤素搭配,老人们很满意,如果有那位老人不舒服或病了,还有病号饭。
  我与多位老人进行了座谈,力图了解他们的愿望和实际困难,看病贵是一个突出问题。有一位68岁的老汉说,他们最怕看病,一点小毛病,一看就要几百元,不住院新农保就不给报销,全部医药费都要自己掏。据老人自己说,他前几天不太想吃饭,在敬老院拿了几片药吃了没见好,于是到镇里打了几天吊针,花了300多元。他每个月在敬老院只有30元的零花钱,而这一点小病300多元就没了,说起来老人自然心疼。在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的五保中,保医应该是五保户最为困惑的事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地方政府能否拿出一个专项资金对此进行一定的补贴,也让他们更多地享受到改革开发的成果,仅靠他们自己的经济能力完全得到"保医”是有些困难的。
  五保户是农村的弱势群体,他们大多是举目无亲或举目少亲,往往是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双重贫困者。他们大都不善言谈,对敬老院的生活出自习惯性标准的表示满意。
  在张庄镇中心敬老院的图书室里,摞放有两个小书柜的书籍。但我发现那些书籍很少有人阅读,基本上都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后来经过了解知道,不是老人们不愿看书,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看不懂。在敬老院里也有不错的棋牌桌、健身器材等娱乐设施,几天下来,我能够看见的在那里娱乐老人并不多,健身器材更是无人问津。而这里的五保老人们喜欢早晨起来拿着小凳子在树下或楼前坐着静静地纳凉,相互间的交谈也很少。这是我所看到的乡镇敬老院的真实写照。
  我在思考,物质生活的贫乏可以通过资金的补充得以解决,而精神生活的空虚则需要特定的附和心理状态的文化进行充实,比起物质的充实精神的愉悦是生命过程中更重要的指标。他们需要被关注、需要喜闻乐见的笑声、需要破除内心孤独的社会亲情、需要尽管平淡但不留遗憾的快乐晚年生活。
  牢固树立群众观点,自觉践行群众路线的关键是要置身于群众当中,设身处地的以换位思考的方式和感情去了解群众的所思、所忧、所需,据此努力改进我们的工作作风,这是我此行的深刻体会。
  此行时间虽短却给我留下很深的感受,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回到邹城,回到张庄镇中心敬老院,为父老乡亲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


真诚?参与?服务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党办主任  牟新渝
   
 

  民政部组织实施“百名处长进百家敬老院服务”活动,我有幸参加了此项活动,被调配在辽宁省盘锦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在“百名处长进百院”活动期间,以普通工作人员身份进院服务,与社会福利院在职职工和养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同生活,接受福利院在职职工和养员的再教育,加深自己同老年人的感情,关注入院的残疾人、儿童,进一步密切与基层社会福利院工作人员的交往。
  通过盘锦市社会福利院的服务活动:在福利院认亲、当一天福利院的院长、授课、慰问福利院的儿童、同老人交流、以名誉职工身份和在职职工一起做早操、打扫卫生消防责任区等七项主体活动和20小项活动。期间,自己与社会福利院在职职工和养员进行工作和感情交流,进一步密切与基层工作人员的联系。
  当我要离开盘锦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的时候,我感到自己依依不舍,难以忘怀的真情,让我留恋往返。对于老人、残疾人、儿童来说我只不过是过客,福利院员工更是关心他们的人。对于他们而言,他们是需要关爱和照料的老人、儿童。看到福利院的老人,此情此景更是我们以后老去的样子;对于残疾人虽然视力、听力、言语、肢体、智力等残疾,但是他们身残志坚、不惧艰难;对于福利院孩子们来说,当你站在他们面前时,精神病、脑瘫、弃婴孤儿叫你声:“院长爸爸”时,让人心痛。我曾经看过一句话“一个人会落泪,是因为痛;一个人之所以会痛,是因为在乎;一个人之所以在乎,是因为有感觉;一个人之所以有感觉,仅因为你是一个人!所以,你有感觉,在乎,痛过,落泪了,说明你是一个完整的不能再完整的一个人”。很难想象当我像他们那样时,我会有怎样的感受。当看到老人坐在床上、睡卧在床头时,残疾人以及精神病、脑瘫、弃婴孤儿无忧无虑的生活,我真好想拥抱社会福利院所有的职工和工作人员,只有他们为政府、社会、家庭分担忧愁和烦恼,也就是说“母爱献给孤儿,孝心献给老人,爱心献给残疾人”。
  同时,在社会福利院的几天我尽可能帮助他人。社会福利院的人是可爱的,是让人敬佩和敬重的。就像著名作家巴金在《随想录?观察人》中,所提到“在我非常敬佩的某些人身上,我也发现过正在斗争着的矛盾。”原来对社会福利院的人员不了解,没有深入基层福利院中,自认为了解基层养老机构的情况,但是今日的“百名处长进百院”的活动,让我如梦初醒,仿佛在“密林深处,好好的透了一口清晰空气”,让人豁然开朗。基层福利院人,他们是可爱的,是让人钦佩的。同时。在社会福利院生活的老年人、残疾人、未成年人,他们可能在社会福利院生活一生的历程,社会福利院是国家社会保障制度下,最后一所避风港和避难所,是我们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没有这一道政府建立的避风港和避难所,这些弱势群体基本生活难以想象。
  养老权是公民在年老时,拥有的自己一种资格,是老年人一种正当的利益所求。就像英国学者米尔恩在《人的权利与人的多样性——人权哲学》中指出:“权利就是有权行为、有权存在、有权享有、有权要求”。“老年人是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桥梁,他们的智慧和经验构成了名副其实的社会命脉”。在社会福利院老人享受自己养老权是一种资格,有权享用、有权存在、有权要求。我好希望他们能快乐、微笑、愉快地生活下去!


责任编辑 : zmaster

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