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老龄事业

发布时间: 2020-10-15 09:55:32   来源: 中国社会报  作者:

本报记者 刘鹏程

  近期,中央制定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以下简称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战略部署,这是对世界大势和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对国家新发展阶段新机遇新挑战的科学分析。如何准确认识新发展格局的要义,新发展格局如何在养老产业等民生领域率先破题?近日,中国老龄协会政策研究部主任李志宏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记者:新发展格局对民生事业发展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李志宏:一是民生事业促发展的任务更为迫切。民生事业一头联系着民心,一头联系着发展。一方面要坚持在发展中改善民生、暖民心;另一方面,要以保障和改善民生来稳预期、扩内需、促发展,形成“保民生、促发展”的良性互动,助力双循环发展新格局。

  二是民生事业与产业要协调发展。要更加明确政府和市场、事业和产业的边界,妥善处理民生事业的福利性、公益性与民生产业的资本属性、营利性之间的二元张力,更好地区分基本公共服务和非基本公共服务,为市场主体投资民生产业发展腾挪出更大空间。

  三是民生领域的开放力度要加大。教育、健康、养老等领域要全方位对外开放,引入国外优质服务资源,弥补国内高质量供给的短板,释放国内消费升级潜能,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需要。

  记者:新发展格局对养老产业创新发展提供了哪些历史机遇?

  李志宏:第一是政策层面的机遇。减税降费、减租降息等政策红利将持续释放,显著降低养老企业的税费负担、运营成本和融资成本。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一些应急性的纾困政策可能上升为中长期的制度安排,将成为刺激供应端的重要手段。

  第二是扩大投资的机遇。打通国内大循环要在“新基建”上发力。这将为养老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更加有力的科技创新支撑,产业赋能步伐也将随之加快。

  第三是新型城镇化的机遇。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推动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将是打通国内大循环的另一个发力点。一方面,新型城镇化将带来养老消费需求的提升。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产生的产业要素和需求聚集效应,为企业发挥规模经济效应提供了有利条件。另外,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是一体两翼,不可偏废,事业基础稳,才能产业兴。补齐新型城镇化过程中的公共服务设施和能力的短板,也有利于养老产业的兴旺发展。

  第四是强大国内市场的机遇。打通国内大循环,必然要构建统一、开放、公平、强大的国内市场体系。在此背景下,我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老年人口超过2亿的国家,必然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养老产业市场,这是养老产业发展的最大底气所在。

  记者:新发展格局要求进一步扩大内需,养老产业如何有所作为?在哪些方面可以落地、破题?

  李志宏:要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扩大内需是战略基点。养老产业发展具有拉动消费、增加就业、改善民生等多种经济社会效益。“新生代老年人”有更强消费实力、有更强消费意愿、有时尚品质需求、有独立个性追求,将为养老产业发展提供强劲需求驱动力。加快发展养老产业,既是拉动内需的当前选择,也是扩大内需的长远之计。

  总体上看,我国老年人消费需求结构将由生存型需求向发展型和享受型需求升级,有六个方面的需求将持续释放,成为我国今后养老产业发展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一是健康服务需求。我国广大老年人追求健康长寿的愿望与老年健康服务供给不足的矛盾日益凸显,这是短板和痛点所在,也是发展的支点和潜力所在。二是生活照护需求。我国失能老年人已经超过4000万,在家庭照护不断弱化的情况下,这一部分刚需群体将催生生活照护市场的快速发展。三是休闲娱乐需求。60后开始进入老年期,这一群体不仅数量大、收入高,而且消费理念也比较现代,对休闲娱乐、文化旅游、教育等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显示出浓厚兴趣。四是老年用品需求。我国老年用品种类相对匮乏,有效供给明显不足。按照到2025年老年用品产业总体规模超过5万亿元的发展目标,这期间的市场空间巨大。五是金融理财需求。我国老年客户存款额占银行业存款额的六成以上。如何实现这部分财富的保值增值来应对养老风险,成为老年人关注的重点问题,这也意味着老年群体的金融理财市场潜力巨大。六是宜居需求。一方面,高知、高干、高管等高净值群体退休后,对高品质养老地产和社区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另一方面,老年人住宅适老化改造的市场空间巨大。有测算显示,目前居家环境的适老化改造直接市场份额达3.28万亿元。

  记者:新发展格局中“双循环”的提法,对养老产业发展有何启示?

  李志宏:首先,要立足国内大循环,做大做强养老产业。利用好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加快形成国内统一大市场,严禁地方保护主义,切实消除国内循环中的各种“堵点”“痛点”,使养老产业的土地、人才、资金等各类生产要素在国内大循环中尽可能地实现优化配置。另外,要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打破社会力量准入限制,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平等获得政策支持和获取生产要素。

  其次,要谋篇布局内外双循环,“引进来”“走出去”相结合。继续放宽外资准入,吸收借鉴外资先进的养老理念、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成熟的运营管理模式、精细化的标准规范、高质量的服务培训,促进我国养老产业转型升级。另外,也要鼓励头部企业走出去,特别是发挥我国制造业大国的优势,培育老年用品制造业龙头企业,开拓国际老年用品市场。

  记者:请您展望一下,在国家中长期规划、“十四五”规划中,养老产业应该在哪些方面进行深入探索和创新?

  李志宏:一是在改善投资营商环境上应有新举措。重点是减轻企业的税费负担以及融资、用地、用工等成本,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等,以此激发社会资本投资的积极性。

  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有新举措。重点是增加普惠型养老服务和产品的有效供给,破除资金、土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合理流动的障碍,深化基本养老公共服务的供给方式改革,以及发展“互联网+养老”,提高供给侧与需求侧匹配的精度等。

  三是激发有效需求应有新举措。重点是建立长期照护保险制度,提升养老保险制度的公平性、可持续性和待遇水平,增加老年人的资产性收入,发展养老金融,降低个人所得税等。

  四是养老产业数字化发展应有新举措。重点是结合新基建,促进5G、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养老产业深度融合,促进养老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发展。

  五是养老产业业态创新应有新举措。重点是促进服务创新融合发展,推进老年用品制造业向中高端发展,培育养老产业集聚集群发展等。

  六是养老产业对外开放应有新举措。重点是扩大服务业领域的开放,减少外资准入限制,在卫生健康、养老等领域加大国际先进理念、标准、产品和管理的引进力度等。


责任编辑 : 胡静

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